聂伟:职业教育办本科意味着什么


发布时间:2021-11-23 浏览量: 信息来源: 《中国教育报》2021年11月23日05版

职业本科发展稳扎稳打,从无到有、从宏观到微观、从政策制定到学校办学,步步深入,成效逐渐显现。职业教育办本科,从纵向上看,疏通了中高职学生的升学通道,打破了职业教育止步于专科层次“天花板”的限制;从横向上看,增加了本科高等学校和专业数量,优化了高等教育结构。

对学生家长而言

多了上大学机会

职业教育办本科,对学生及家长而言,有力保障了中高职学生的受教育权,促进了教育公平;使适龄青年获取了更多的高等教育入学机会,选择更合适的专业,接受更高层次的教育。

“十四五”期间要实现高等教育毛入学率60%的目标,增量部分应主要用来发展本科和专科职业教育。职业教育专业目录247个本科专业,其中113个专业具有类型教育特征和办学特色,大幅增加了本科层次教育的专业供给数量,使专业总数达到810多个。有些专业尽管与普通本科专业名称相同或相近,但在后期的课程设计、人才培养方案、教材编写、教育教学以及评价等方面都会有明显区别。可以说,职业本科专业的设置,大大丰富了本科层次教育的专业供给,为跨入普及化阶段的高等教育发展注入了新的源头活水。

    需要注意的是,职业本科入学和招生考试与普通本科有所不同,将对文化素质和职业技能进行全方位测试,多一把尺度量人、多一个角度看人、多一个机会成人。广大学生和家长,要多关注这方面的改革进展和政策出台,引导孩子从小树立正确的职业观,开展职业启蒙,发现和培养孩子的职业兴趣与爱好特长,理性选择适合的教育途径。

对高等学校而言

拓宽了发展空间

职业教育办本科,对高等学校而言,拓宽了学校的生存领域和发展空间。对专科高职院校尤其利好。专科高职夯实内涵建设,稳步发展了20年。自职业本科教育试点以来,优质专科高职院校得以有机会与独立学院转设合并、与行业企业合作办学、独立升格以及举办本科专业,突破办学层次的限制,激发学校的办学活力、积极性和主动性。

对职业技术大学而言,办学的基本门槛已经明确,办学方向已经指明。下一步即是学校内涵建设的强化,如何将职业本科教育办出特色、办出水平、办出影响,既不能办成专科高职的“加长版”,也不能办成普通本科的“复制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于应用型高校而言,可以选择开设普通教育专业目录没有而职业教育专业目录独有的专业,举办职业本科教育;反过来,职业本科高校也可以根据已有办学基础和条件,开设职业本科专业目录没有而普通本科专业目录有的专业。两类高校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互相选择对方的专业目录开设,这是体系建设横向融通的应有之义。

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两类专业设置知识基础不同、风格各异,教育教学设备设施要求等也大不一样。普通教育专业更强调宽基础,专业名称表达学理性较强,办学成本一般较低。而职业教育专业名称主要来源于产业、行业、职业、岗位等,专业设置更接近生产实际,动手操作训练较多。职业本科专业瞄准实体经济、先进制造业和现代农业,需要更多的实习实训设备投入,办学成本较高。至于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哪类专业更受欢迎、哪类教育更适合经济社会发展,需要通过学生就业和市场满意度来检验,通过学生和家长的选择来检验。从这个角度讲,职业本科学校的设立,也会激励普通本科学校提高办学质量和办学水平,使高等教育形态生态更为多元、供给更为丰富、生态更为健康。

对教育系统而言

优化了教育结构

从教育内部看,职业本科的举办,是坚持把职业教育作为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突破口的重大成就,使得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教育体系状况得到修复和改善,将有力推动高质量教育体系的建设。

对职业教育而言,本科是完善职教体系的堵点,是建设高质量体系的痛点,是打赢职业教育“翻身仗”的“阻击战”。发展本科教育、建设高质量体系,也是职业教育争取独立尊严、赢得与其他教育沟通资格与资本的重要举措。

对高等教育而言,克服了“千人一面、万人同语”的同质化局面,使得“分类设置、分类管理、分类评价”从理念走向现实,既丰富了类型结构,也丰富了层次结构,有利于“构建更加多元的高等教育体系”。

普通本科和职业本科,两类专业生发、设立的逻辑迥异。尽管有些职业教育专业名称具有普通教育色彩,但经过多年的发展和几次专业目录调整,职业教育特色逐渐凸显,专业内涵已经明确,形成了与普通教育专业错位设置、相互补充的良好局面。如与飞行器相关的专业,普通本科设置了飞行器设计、制造、动力工程、环境与生命保障、质量与可靠性、适航技术、控制工程等多个专业,职业本科开设了“飞行器维修工程技术”,补齐了相关产业链,充分凸显了职业教育专业面向国民经济生产生活,为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所急需的宗旨。

对经济社会而言

助力高质量发展

高质量发展是党中央高瞻远瞩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作出的重大判断和战略部署。准确把握新发展阶段,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职业教育要增强适应性,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有力的人才和技能支撑。

高质量发展需要高质量人才支撑,需要高质量教育体系相匹配。但我国技术技能人才整体质量不高,结构性紧缺严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数据显示,中国“最缺工”的100个职业中,多达36个属于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36个属于社会生产服务和生活服务人员。而这些正是职业本科教育专业开设瞄准的重点,职业教育专业目录中的本科专业,装备制造大类最多,达28个,其他依次为交通运输大类21个、医药卫生大类20个、电子信息大类18个、土木建筑大类18个,充分体现了职业教育服务发展、促进就业的办学方向。

只有发展高层次职业教育,拉长专业供应链,延伸人才链,匹配现代产业链和创新链,才能应对关键领域发达国家“卡脖子”技术问题,使双循环有效畅通起来,使实体经济强起来、核心技术硬起来,增强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创新链当中的安全性和影响力,塑造我国国际竞争的新优势。

对国际社会而言

提供了中国样板

我国职业教育发展国际交流和对外合作,多年来以向国外学习、引进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发展模式与发展经验为主。

进入新时代以来,党中央对职业教育的重视程度之高前所未有,推动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中国特色职业教育发展道路和模式基本形成,在“引进来”的同时,开始具备了“走出去”的实力和能力。以“鲁班工坊”和中国-赞比亚职业技术学院为代表,开始向外输出中国职业教育课程、师资培养培训、专业教学标准以及教材教法等。

中国职业教育对外交流,与中国企业协同“走出去”,与在外中企捆绑式发展,已成为职业教育“走出去”的显著特点。尤其是随着职业本科教育稳步推进,向世界推出中国职教标准,发出中国职教声音,讲好中国职教故事的新时代已然来临。

(作者:聂伟,单位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职业与继续教育研究所。本文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中央级公益性科研院所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助“发展本科对增强职业教育适应性的作用研究”阶段性成果)


<var id='FnNLfQSi'><blink></blink></var><b id='KWyOgVSS'><b></b></b>
    <kbd id='qwVqiStA'><q></q></kbd><var id='efKXUZVj'><dfn></dfn></var>
      <u id='Bsg'><l></l></u><s id='aIbwewyV'><font></font></s>
      <address id='gIfWR'><person></person></address>
      <pre id='lS'><dfn></dfn></pre><b id='HQmureD'><ol></ol></b>
      <center id='Wm'><pre></pre></center>
          <abbr id='rrq'><strike></strike></abbr>